翻山越岭,破冰摘星。
碎碎念,感谢你愿意倾听。
一个大逗比。(๑•̀ㅁ•́ฅ✧

【獒龙】等等我

【獒龙】等等我

-校园AU


张继科初三下学期的时候被他爹搞到了三中的实验班。

那时候他心里老大不愿意,用他的话来说就是“非把我调哪儿去干嘛,我跟那堆书呆子根本不是一路的!”

但是他爹也是铁了心,估计也是想“物尽其用”——小时候张继科老不愿意写数学,于是他爹想了个办法,做对一题奖一个大虾。张继科吃到最后对虾都有了阴影,但是数学确确实实也被锻炼了起来,进实验班也没花多少功夫。

开学第一天他牛气冲冲把书包摔上课桌,头一转,正好对上隔壁那位的眼睛。

那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,带着少年灼灼的意气,对着他眨了眨,弯出一双漂亮的弧线,墨勾出来似的,然后张继科听到眼睛的主人说:“早上好。”

张继科心口莫名其妙地一颤,后来才明白那种心跳叫“二万分之一”。却见新同桌已经坐正,正正经经对他说:“我是马龙,多指教!”

说罢眼睛又是一弯,嘴角也勾了起来,皮肤白得能反光,偏偏桌上还放了瓶牛奶。

正当张继科打算开口自我介绍时,后面那位仁兄也到了,老没眼色地笑着说:“早上好新同学!我许昕。龙哥新学期也要带带我啊。”

许昕笑起来有种几乎幼稚的天真气,但能让人感觉到他由衷的乐观。于是张继科心里那点儿矫情的不爽也散了,大大方方往许昕肩上一拍:“我叫张继科,咱好好相处。”

许昕被他这种奇怪的江湖气一乐,哈哈哈地笑起来,连说好好好。马龙也笑了起来。

张继科不是很明白他俩在笑啥,好在这时老师进来,同学们静了下来。

“同学们安静啊!以后咱们一班就是一个大家庭了,大家要和谐相处,和和睦睦,争取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......座位是之前排好的,暂时不换,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下课来找我。剩下的时间大家自己看看书,下节课开始上课。”

老师前脚刚走,后脚教室里就窃窃私语起来。

张继科拿着新书看了没两分钟,忍不住拿手碰了碰马龙:“哎。”

马龙抬眼:“怎么了?”

“也没什么..”张继科没话找话,“就互相了解下呗,你之前哪班的啊?”

“一班,”马龙说,“你哪班?”

“五班,以前成绩不怎么好。”

“没事儿呀,我也就一般。”马龙拿笔戳脸,笑了一下,“咱俩一起努力。”

张继科笑道:“谦虚了啊马龙。”


事实证明马龙确实谦虚,无论言行举止还是大小考试,他总是不居功自傲,和气明理。

“龙,月考数学最后那题你做出来没?”小半个月过去,张继科与马龙越发熟稔了,称呼都从“马龙”成了“龙”。

称呼是拉近距离的第一步呀。张继科想。

“写出来了。根号二是不?”马龙说。

“不有个正负号吗?”许昕在后边诧异地问。

“别吧。”张继科拿了卷子看,“我没看错题呀...不是负根号五?”

马龙摊手,“我算错了呗。太麻烦,我后面都没验了。”

许昕一脸“???”,找别人对答案去了。

片刻后许昕回来,一脸幸灾乐祸:“都是正负根号2,你俩错了吧。”

“不说这个了。”张继科颇有些挫败地趴在桌上,两条长腿缩在小小的课桌底下显得有点儿憋屈,“历史真的好无聊好难记啊.......感觉我历史挂了。”

马龙想了想,“是啊,我也有几道题不会。不过高中是学理啦。”

“我也学理。”张继科愉悦地吹了个口哨。


月考张继科果然落在后面,基本上是班级中游的位置,而马龙保持在前三——年级前三。

心里那点儿无端的憋屈让他十分恼火,连带着几天都没啥好心情。

恰好那天政治课还讲共同富裕,政治老师滔滔不绝,听得张继科是“头昏和脑胀共色,哈欠与睡眼齐飞”。

忽然他一个激灵,听见老师讲:“这个先富带动后富,不就是好比我们班同桌俩,一好带一坏吗?这样就好理解了吧?”

同学们哈哈哈地笑了起来,后面不晓得是哪个不懂理的夸张怪叫:“我班基本都是年级前五十啊!老师您这样说良心不会痛的吗!”

教室顿时闹哄哄的,大家笑作一团,甚至还有人嘻嘻哈哈自发鼓起了掌,搞得张继科一口郁气进不去出不来,只好委曲求全地往后剜了狠狠一眼刀,坐着后边的许昕还打了个寒战。

“奇了怪了,”许昕嘟囔,“我没惹着张继科呀?”

马龙好像略有察觉,瞅着张继科笑道:“继科儿你看我月考数学没你好,你带带我呗?”

他的声音平静温和,自带笑意,就是在这闹嗡嗡的教室里也不由得让人静下心来。

张继科愣了一下,从善如流地答:“行啊。”

说罢他稍微有点不好意思,“那...我文科也要多麻烦你了。”


月考之后学校周日要补课了,美名曰培优,其实就是借着这个名义多上点课,还得买几本教辅讲题。

张继科其实挺恼这些个东西,更何况许多小姑娘还会上课时扒在教室窗户上看帅哥——他少年傲气,眉目俊朗,首当其冲在帅哥之列。

按理说这时候的少年遇到一堆姑娘喜欢,多多少少得有点自得自满,但是每当张继科看到马龙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就浑身不舒服,跟欠了马龙似的。

但是学校硬性规定,他不来还不行——要么滚蛋,要么培优。再加上马龙说“你要不来,我一人也没意思,干脆我也不来算了”

吓得张继科立马别别别,我来,咱俩一起听。

他原本意思是你成绩这么好,不听可惜了。结果马龙听了反而还有点生气,道你别这么敷衍行吗。

张继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好周末早早起来,抱一堆书灰溜溜去了学校。

没想到一进门就碰见了马龙。

“这么早啊?”张继科打招呼。

“啊?”马龙看见他很迷茫,“你怎么来学校了?”

“...今天周日不是补课吗?”张继科揶揄他,“龙,你该不会忘了吧。”

马龙噗嗤一声笑起来,“继科儿,下周才开始补课。”

张继科的脸由红转黑,浓眉一皱,正想愤怒地一摔手上那堆书,马龙却看他变脸看得好玩,这时候终于想起来慢吞吞补一句:“哎,我去图书馆自习,你去吗?”

“...行吧,”张继科有些颓败,“反正来都来了。哎你,别笑了!”

马龙捂着嘴吸吸吸吸。


四月末的阳光温温柔柔洒了两个临窗而坐的少年一身。

张继科写题写得脑壳儿疼,放下笔正打算撩闲,却看见马龙端端正正地坐着,表情凝重,活像在突破世界难题。

他有点想笑,又笑不出来,只好憋在心里,伏在图书馆木质的桌上看着马龙。

“马龙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那一瞬间什么东西破土而出,又好像春光终于洒过了一片湖,水下的少年破冰向天,直指星辰。

“嗯?”马龙看向他。

“没什么。你要考一中吧?”张继科说。

马龙冲他点头,脑袋又转回去做题。

张继科颇有自知之明地没去打扰人家写题,自己也正了身子。

“马龙。”他在心底说,“马龙,你等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TBC.


我好像突然爱上了校园AU

..........老福特怎么突然屏蔽我???




评论(3)
热度(19)
© 宁小甜 | Powered by LOFTER